你里夏天

《戏剧效果 》一


我应该没有告诉任何人,我到底有多爱他。

而现在,后悔也没有用了。我忘了,任何形式的后悔在疾病和死亡面前,都是绵软无力的。

我面前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,我爱了他多久就恨了他多久,而现在,无论爱恨都变得毫无意义,因为他病了,病的很严重,就要离开我了。

“未晴,来,坐到这里,离我近一点。”无力的声音也带着与生俱来的磁性,我向来是不会拒绝他的。我放下包,坐到了他的床头,检查了输液器,又看了看供氧是否正常,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床头柜上的香槟玫瑰上,“天天想你了,我还没跟她说,过两天我就带她来看看你吧,迟早要知道的。”“嗯……本来说好了第一次去幼儿园要送她的,她又该说爸爸是大骗子了吧。”苦笑笑,他的手指轻轻勾上我的手。

每说一句话,喘息声就加重一点,我突然觉得眼睛发酸,“爸妈说,过几天可能要带你去国外,换个医院看看,会不会有办法。”“未晴……你们都知道的,我这样啊,治疗早就没用了。”“常安……”“未晴,从进来你就没正眼瞧过我,你明明知道的,对吧。”我慌忙对上他的眼睛,依旧是那双挑花眼,但是没了以往勾人的神韵。“常安,你这样,我……”“未晴,再陪我几天,就几天,然后你就可以去过自己的生活了,我看不到,也就没法阻止你,也就,没那么难受了。”

“夏常安!你什么意思!”我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有误会,想着一辈子呢,有什么过不去的。没想到,这样的一辈子,并没有给我机会。

他对我一直都是很好的,我自以为也没欠他多少,至少看媒体的报道我们一直是属于模范夫妻的队列,天天也一直被护得很好,爸妈也都满意。

或许我一直看的都是别人的眼光,从来没有注意,他是怎么看我们的感情的。

“未晴,我不是想和你吵,也没力气和你吵……算了,你们觉得怎么办好就怎么办吧。”他扯下供氧面罩,示意我凑过去。我靠在他的胸口,体会着他胸口的起伏,眼睛不由得发酸。

“常安……”“嗯?”“你以后别说什么没用了好不好,爸妈听了该多难过。”“好。”

我舍不得你。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无数次我一个在家崩溃到嚎啕大哭的时候,一直嘶喊着的话,我从来不跟他说。我不懂我自己这种感觉,到底是在爱他还是在在伤害自己的同时狠狠的伤了他。

他在知道自己重病以后就一直告诉我,他不该绊住我。有一次急救了一整晚,第二天好不容易醒过来,还迷迷糊糊的时候,他对我说了一句我之后都不敢回想的话“未晴,求你,在我死了以后再走好吗?别让我看见就行,别让我看见你离开我的样子,算我求你。”

我比谁都知道,我到底多爱他,但我也是那个无法理解,他有多爱我的人。情到深处,总是带着相互作用力一样,把难以言喻的痛苦施加到两个人身上,就是因为那么多的不确定,那么多的不信任,才让痛苦有机可乘,成为裂缝的根源。

感情到了破裂的时候,并不代表不爱了,不喜欢了,只是不想再喜欢了,因为累,因为厌倦,因为爱的太深了,已经没有喘息的空间,让人们遵循本能的反应,乖乖放手。

总有那么多不愿意放手的人,不信命,以为只要拉紧双手就好了,就像我和他,彼此折磨却从不服输,命运好像想证明他的存在感一样,和我们开了这么大的玩笑,我不知道,是不是也算做一种惩罚。

“你歇一会儿吧,我去公司交代一点事情,然后去爸妈那里接天天回来,你放心好了。”我给他掖了掖被角,他却扯住了我的手。

“未晴,公司、爸妈、整个家交给你我都是放心的,可是,我知道,我保护不了你了,就算以前我做的也不是很好,但是我至少可以看到你是好好的。可是......我把你交给谁我才能放心啊,未晴。”这一次生病让他很多脆弱的一面都清清楚楚的展示在我的眼前,也一次一次的让我害怕,真的失去他的时候。

“常安......”“算了,你先去忙吧,我睡一会。”对,又是这样,轻轻松松的带过,实在是他做事的风格。

我上前轻吻了他的唇角,“别想那么多了,你会好好的陪着我的,好好休息,我晚上有时间就带天天过来,顺便和医生聊一聊转院的事情。”“好,我等你。”乖乖闭上眼睛,他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我,无论我说什么,现在的他都会照办。

我拿起背包走出病房,走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,他还是阖着双眼,看上去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,那苍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更让他像不小心落入人间的天使。

我就这样离开了医院,一路上阳光很好,也许是春天到了吧。

公司的事务没什么好担心的,常安住院以后一直也算是井井有条,只是......

“妈妈,妈妈,爸爸今天来接天天回家了吗?”天天从房间窜出来,往我的身后看去,小小的期待也随之破灭,“天天乖,今天妈妈带你去找爸爸,好不好?”揽过女儿小小的身子,我把她抱在怀里,“真哒!”眼睛里充满了灿烂的笑意。“嗯,一会和爷爷奶奶说一声我们就去找爸爸。”“嗯嗯!爷爷奶奶!天天今天要回家找爸爸了!”一溜烟钻进奶奶的怀抱,天天欢呼着说。

“你要带天天去?”“嗯......”“看看也好......也好啊。”说到后面,妈的声音明显哽咽了。“妈......”“去吧去吧,早点去,让他们俩,还能......”妈直接抹起了眼泪,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,就听到房里传来深深的叹息声,自从常安住院以来,爸好像很少走出房门,不是在练字就是盯着窗外,父母的痛心和我这种,又是一种不一样的感受,但是,我也能够明白,他们有多舍不得。

女儿坐在后座的婴儿椅上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我偶尔敷衍几句,但她还是很开心的,不停的说着,我突然有点羡慕她,要是我也像她一样不谙世事,那我该过得多轻松。

“妈妈,爸爸在哪啊?我们为什么要来医院啊!”下了车,女儿畏惧的往我身后缩了缩。我蹲下身,“天天,爸爸生病了,你一会儿好好照顾爸爸好吗?”“爸爸是不是不乖踢被子了,嗯嗯,天天一定会好好照顾爸爸的!”牵起她的小手,我带着她来到病房。

常安还没有醒,我轻声和和天天说,“天天,你乖乖在这待一会儿,不要吵醒爸爸,妈妈去找一下医生叔叔。”看女儿乖乖爬上沙发上,我检查了一下点滴,就去了楼上。

“夏太太,说实话我们不建议你们再给夏先生转院,病人现在状态非常不稳定,不适合长时间的颠簸,就算是飞机对病人来说也是无法忍受的,如果可以的话,希望您最近多注意病人的情况,就上次的检查来看,情况,并不容乐观。”

“检查结果出来了吗?”

“对,我们和国外的专家进行了视频会议,对于这个结果,我们,只能说现在的医疗技术没有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,国外也没用过成功的先例,夏先生这是属于先天性的心脏病,现在心脏负荷过重导致了衰竭,现在……”

“没办法了吗?”知道在医生眼里生离死别都是常有的事,在他们面前再怎么崩溃也改变不了事实。但我还是忍不住颤抖的声音,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。

就在我拼命的稳定情绪的时候,一个护士破门而入。

“医生!!夏先生的呼吸器和点滴不知道怎么被拿下来了!现在心跳非常微弱!!”

轰的一声,我的脑子一下转不过来了。

“夏太太!夏太太!”回过神来医生早就下楼了,小护士站在我身边,“您也快下去吧!”我才缓缓站起身,却迟迟迈不开一步。

害怕,从来没有这么害怕,我第一次感觉到天都要踏了。

被护士扶下楼,正巧碰到医生从病房出来,“医生!他……”“夏太太……夏先生坚持不配合治疗,现在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……我们,也无能为力了。”“怎么可能,下午他还!”

“妈妈!!!”天天突然跑出来哭着抱住我,“妈妈!对不起……我以为爸爸要和我玩,就帮爸爸摘了面具,我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唔哇……”“天天,你说,是爸爸让你摘下来的?”“唔啊啊,嗯嗯,唔哇……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天天被护士拉到一边安慰。

“夏常安,你到底想怎样!”我走到他床边,直接瘫坐在地上,“你非要逼疯我才肯罢休吗?我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了,你一定要这样报复我!”“……未晴……是我,对不起……你,我……撑不下去了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心跳检测仪尖叫着响在房间里,成为我在失去意识以前听到的,最后的声音。

我期间模模糊糊还有过一点意识,就记得一道光,像手术室里的灯,耀眼到刺目。周围好像有人在叫我,好像是叫我,又好像不是,有什么关系呢,都无所谓了。

戏剧效果 又要延迟了……orz

本来说好的凯我新坑,结果!我的手机被偷了!我辛辛苦苦码的字……小偷出门被车撞哦!断子绝孙哦!讲真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你妈妈是怎么教育你的!你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或者大专老师是怎么教你的!大帝都还有这种人在真是无奈……劝大家手机装个引爆装置,谁偷你手机你就炸了他!好气哦!我不要保持微笑了!但是我还是不想弃坑……so,要重新码字了。新坑叫《戏剧效果》哦!大家期待一下吧。期待期待着也许就忘了……因为我也不知道又要码多久……

我要开新坑了

……这次是凯我文哈……我也不知道我天天在干啥……反正码字呗,随意看看好啦,这几天修改一下可能就要开了……日更是不可能的哦!毕竟我这么懒哈哈哈哈…!…骄傲!我懒我骄傲!